13330846355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首部导演作品日光之下历经八年终于上映梁鸣热

  尽管已在北京上学、工作多年,但梁鸣却时常会想起他在伊春老家的少年往事,于是2012年在家养伤的他开始创作剧本,并有了现在的《日光之下》。

  《日光之下》是梁鸣担任编剧、导演的第一部电影,11月27日开始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上映。作为处女作,《日光之下》可谓惊艳亮相,收获了2019平遥国际电影展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荣誉、费穆荣誉最佳导演等多个奖项。平遥国际电影展评委会的授奖词评价说:“充满激情、能量和毫不避讳的勇敢。这位导演以成熟的电影语言向我们展现了某种互通的人性以及复杂的情感,引领我们去关注生存的现状和对自我的认知。”

  《日光之下》片名取自《圣经》:“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英文名“WisdomTooth”,是智齿的意思,北方俗语称之为“立事牙”,暗示人类心智趋于成熟时才长出智齿,象征着长大成人的分水岭。在影片中,少女谷溪毫无规律的智齿疼痛贯穿故事始终,既映射着她的成人危机,又带出了冷冽小镇无可避免的萧条和逝去感。

  梁鸣解释说:“对于我们每个独立的个体而言,我们无法俯瞰世间。站在自身的角度,每一天都是未知的,新鲜的。”

  电影《日光之下》以少女谷溪的视角切入,讲述了1999年寒冬之际发生在东北小城的一段往事。谷溪(吕星辰饰)因没有户口即将失业,而相依为命的哥哥谷亮(吴晓亮饰)因海洋漏油事故不得不中断工作。当哥哥女友庆长(王佳佳饰)出现,三人的关系却随着气温的骤降变得危险而暧昧,而一具海上浮尸牵扯出的杀人案,一盘神秘磁带所揭露的犯罪真相,让谷溪在青春与成人的世界边缘反复游走,迅速成长。

  谈及创作灵感,梁鸣介绍说是诸多的新闻事件,以及他在东北老家听到的一些故事,包括边境的故事,以及海上渔民的故事等,触发了他的剧本灵感,“再加上我比较怀念自己少年时期的生活,也就是影片里呈现出来的2000年之前,互联网时代还没有兴起的时候,大家还是靠书信往来,我比较怀念那个时期的气息和味道。我觉得人们那时候更珍惜彼此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因为比较难,不像我们今天可以随意去跟任何人视频通话,去见面。那个时候大家珍惜每次在一起,视野也没有非常开阔,内心会涌现出很多纯净感。”

  《日光之下》剧本第一稿于2012年完成,随即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及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但是,影片线年,梁鸣成为第三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青葱计划中的五强导演。《日光之下》得到专业人士的帮助并找到投资,最终成为阿里影业扶植青年导演的“薪火计划”首部作品得以拍摄并上映。

  从剧本阶段到现今上映,已是八年时间,梁鸣表示《日光之下》不仅代表着他“从2012年写剧本到上映的八年时间”,还包含了“大学毕业至今的人生经历”。对他而言,IM体育“无论写小说、做音乐,还是拍电影,都是与世界对话,与自己对话的一种方式。”

  对于选择从女性视角讲述故事,梁鸣表示并非刻意,“一开始没想这么多,没有男性视角还是女性视角这个概念。其实我书写每一个角色的时候,都要进入那个角色,都要站在那个角色的角度去考虑他们的困惑、纠结、爱与恨。他们在我心里其实是同等重要的,只是恰好这个故事要放大谷溪的世界,所以压缩了别人的世界。”

  梁鸣说他开始只是非常自然地在书写故事,在创作剧本的漫长过程中,慢慢进入谷溪这个女孩角色时,才发现她对这个世界的渴望,以及对爱的渴望,“女性内心的那种柔弱、细腻、敏感,还有坚强以及坚韧的部分,让我觉得非常丰富。从小我的家庭也给予了我很多,让我关注并尊重女性,我觉得女人身上有种天然的对立,就是外表看起来很柔弱,但内心非常坚韧。其实东北男人大都比较大大咧咧,就像片中的谷亮,他们没有那么细腻,也不会思考得那么细微。”

  梁鸣笑说,若非要为他从女性视角展开故事找个理由,或许是与他自身性格有关:“确实我自己是个相对来说比较细腻的人,我从小想的事情就比较多,大家觉得我很注意一些细节,觉得我很会照顾朋友们。”

  梁鸣表示,在创作中,演员们帮了他很多,“星辰和佳佳她们对于谷溪和庆长的那种诠释,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和好点子。吕星辰恰好有一个哥哥,她不是独生女,所以她在第一次读到剧本的时候,就特别能感受到谷溪身上的纠结矛盾和那种劲儿。到后面剪辑的时候,我们作选择,让少女的视角更加极致,可以说,这种女性视角也是一点点演变到现在这种极致感。因为当时在拍摄中,我们也拍了很多方案,比如说他们小的时候,父辈的故事以及哥哥犯罪那条线,就是说有一些视角会跳脱出来,最终我们在剪辑的时候做了减法,删去了另外一些戏,更集中在这个少女身上。”

  《日光之下》主要是在黑龙江伊春和辽宁葫芦岛拍摄的,梁鸣说为了找到上世纪90年代末的感觉,他们跑了很多地方,“我们从北京开车去了葫芦岛、丹东、延吉、延边、通化,还有一些小城和村庄。看了非常多的地方之后,最终决定在我从小最熟悉的伊春拍摄,然后把海边的部分放在葫芦岛拍。随着城市进程的改造,90年代的很多东西遗留下来的越来越少,但运气比较好的是,在我的故乡还是能够找到一些没有被拆掉的、保护着的,甚至有正在居住着的这样的老房子。”

  为了还原那个时代,梁鸣找了很多老照片作参考,“我们拍摄时要避免穿帮,例如那些新的高台、电线杆,房子顶上的瓦。谷溪、谷亮的家,是我们改造的,原来有一个很小的房子,我们进行了扩建,打通了窗户,以便让夕阳能照射进来。而且它原来没有院子,所有的院子都是我们美术做的。在有限的成本当中,尽力去做到接近那个时代。”

  影片名为《日光之下》,梁鸣拍摄时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要去提前判断自然光的光线、方向:“东北的天光落得特别快,每天日照非常短,我们夜戏又少,大部分都是日戏,所以每天都在看着太阳,跟太阳、光线赛跑,要抢在它落下之前尽量把戏完成。在影片最后结尾部分,我有一些遗憾,因为已经没法操控天光了。我们基本上都是自然光,人造光线用得比较少。选场景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在看天光,比如教堂,我们会观察光线几点钟射进来,打在教堂这个墙上才好看,我们都是尽量完成这个真实感。我们都是在等天色,甚至在抢那个真实感。从小我们家的那种天空和光线,对于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我儿时的记忆是非常清透的,就是冬天也会有很暖和日照的那种感觉,我觉得这很重要。它也成为我还原那个时空,讲述往事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在后期也没有修正,就觉得所见即所得。因为它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就是要相信这个真实自然发生的东西,我觉得那也是契合这个电影的一个气质。所以我并没有刻意去说,冷暖如何交替,我要怎样怎样,其实是没有的。”

  除了每天跟太阳、光线赛跑,剧组还要和寒冷对抗,拍摄时平均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气温让大家都冻出了张力,梁鸣笑说:“这个冷对演员来说,还挺奇妙的,我观察天气的变化,以及演员之间的变化,渐渐发现在特别寒冷时,他们的情感反而有一些很特殊的张力在里面。”

  在这种极寒天气下,梁鸣也被刺激出不少新想法:“我们很多戏是边拍边改边调整的,因为每天看见演员的变化,天气的变化,我也在感受那个变化。我就会觉得有一些变化是会更好的,有一些必须要临时作调整。”

  梁鸣是中国传媒大学2002级表演专业毕业,演过《谁说大象不能跳舞》《柠檬岁月》《同居密友》等,还曾拍摄过娄烨的两部电影,遗憾的是戏份最终都被删掉了。而《日光之下》是梁鸣首次导演电影长片,“《日光之下》是我以前做演员的时候,内心憋着一股想表达的热情,再加上人生阅历也沉淀到了一定阶段。”

  后知后觉的是,梁鸣发现自己在执导《日光之下》时,从未因自己做过演员而给演员们作示范,“我觉得这个还挺有意思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示范),也许大家太信任对方了。我跟几位演员,我们彼此信任,他们之间也很有默契,我当时在监视器里所看到的,摄影机所捕捉到的,我都觉得是正确的。我经常会用一些词去点他们,比如我说有没有可能性,让这种情绪再多一点,我说这场戏你们应该要注意关系的递进,以及你在他的眼睛当中,你要捕捉到什么,我说你可能要再拿一点点不一样的,或者说你这个时候,不要露太多。我会经常这样去跟大家探讨,他们很容易理解我的意思,我觉得还是这次合作的演员好吧。”

  《日光之下》中几位年轻演员的演技大受称赞,梁鸣表示他所做的就是给了他们极大的表演空间,“我和摄影师、灯光师就是在旁边观察,静静地看他们是如何完成这场戏的调度的。我在觉得有哪些不妥当的地方,或者是我有更好的想法,我再去跟他们调整。电影是共同创作,我们整个团队主创在现场,大家都会就每一场戏有一些自己小小的建议。如果好的,我会立刻作出决定需不需要改变。所以那个时候,我们都会先以演员的表演为主,以演员自我感受为主,因为故事都是人与人之间发生的事,一般都是先有人才有事,我试图让演员们置身于真实的环境中,以真实的情感去表达当下想要表达的东西,我们也彼此信任,所以演员们在《日光之下》里贡献了强大的表演能力。”

  首次做导演,梁鸣表示给予演员的信任和自由度很重要,甚至对素人演员也是一样,“因为素人演员不知道我在干吗,不知道后面电影会经历过怎样剪辑,他们也没有表演经验,其实更多人是心里打问号的,所以这种信任感特别重要。你首先不能让他们有一种,你在利用我,拍个什么东西的感觉。”

  《日光之下》能够拍摄完成,梁鸣感谢“青葱计划”。梁鸣讲述说他的大学老师知道他一直在写一个剧本想找机会拍出来,就给他推荐了青葱计划,“但我感觉自己不是很符合要求,就没报名。因为我没有过往作品,也没拍过广告。后来我一个导演朋友,当时在筹备一个电影,我去给他演一个角色,我们在筹备期间,有一天我在剧组办公室,我们要开会了,我看他在弄电脑,我说你干吗呢?他说报青葱计划呢。他说你不报吗?我说我感觉好像选不上吧。他说今天最后一天截止了,赶紧报了吧,你那剧本都是现成的,不复杂,就填填表什么的,我说那就报了吧,就在截止这天报了。后来就有幸被选中了。”

  作为第三届青葱计划五强导演,梁鸣在导演训练营阶段便经过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以及耐安、黄石、李睿珺、蔡尚君四位资深导师在剧本工坊环节的指导,在剧本创作与拍摄方法等方面给予了梁鸣多方面的帮助。梁鸣庆幸自己在青葱计划得到了如此多的业内人士的支持和鼓励。

  最终在2018年10月,《日光之下》作为阿里影业扶植青年导演的“薪火计划”首部作品开机。梁鸣说:“我是第三届青葱计划的五强,2018年拿到了国家电影局的专项扶植基金,我们五强导演每人都是100万用于电影拍摄。由于阿里和青葱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很自然就达成合作,阿里特别尊重创作,没有干涉我选演员,我用什么主创团队,他们不会干涉,包括在后期剪辑阶段,他们会提出意见,但是会说导演你来作决定,这个对我们年轻导演来说非常难得和珍贵。”

  2019年《日光之下》首次亮相,即获得2019平遥国际电影展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荣誉和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奖,梁鸣领奖时激动地说,“我当演员的时候,一直梦想走一次红毯,没想到这次用另一种方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有人问我是写剧本时孤独,还是当演员接不到戏时孤独。我说还是当演员接不到戏孤独,因为写剧本时,能感到剧中谷溪、谷亮、庆长、东子一直陪伴着我,他们陪了我六年。”《日光之下》女主角吕星辰上台拥抱梁鸣时说:“热爱电影的人,不会被电影抛弃。”

  所以,梁鸣鼓励年轻的同行要勇敢、要坚持,“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挺好的、鼓励人的例子,这六年我没有放弃这个剧本,才有机会拍出来。同时最好多发展几个剧本项目,时刻为机会准备着。”

  谈及未来,梁鸣说不想把自己框住,“我不会因为拍出了自己的处女作,以后就当导演,就再也不演戏了,就没有演员这个身份了,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梁鸣说自己爱电影,他可以做演员,做剧本创作,做导演,甚至做制片人,“我觉得自己只要对电影有热情,是可以有很多身份在这个里面共同前进的。我觉得这些年给年轻导演的机会更多了,这个市场更友好了。”

  尽管已在北京上学、工作多年,但梁鸣却时常会想起他在伊春老家的少年往事,于是2012年在家养伤的他开始创作剧本,并有了现在的《日光之下》。

  《日光之下》是梁鸣担任编剧、导演的第一部电影,11月27日开始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上映。作为处女作,《日光之下》可谓惊艳亮相,收获了2019平遥国际电影展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荣誉、费穆荣誉最佳导演等多个奖项。平遥国际电影展评委会的授奖词评价说:“充满激情、能量和毫不避讳的勇敢。这位导演以成熟的电影语言向我们展现了某种互通的人性以及复杂的情感,引领我们去关注生存的现状和对自我的认知。”

  《日光之下》片名取自《圣经》:“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英文名“WisdomTooth”,是智齿的意思,北方俗语称之为“立事牙”,暗示人类心智趋于成熟时才长出智齿,象征着长大成人的分水岭。在影片中,少女谷溪毫无规律的智齿疼痛贯穿故事始终,既映射着她的成人危机,又带出了冷冽小镇无可避免的萧条和逝去感。

  梁鸣解释说:“对于我们每个独立的个体而言,我们无法俯瞰世间。站在自身的角度,每一天都是未知的,新鲜的。”

  电影《日光之下》以少女谷溪的视角切入,讲述了1999年寒冬之际发生在东北小城的一段往事。谷溪(吕星辰饰)因没有户口即将失业,而相依为命的哥哥谷亮(吴晓亮饰)因海洋漏油事故不得不中断工作。当哥哥女友庆长(王佳佳饰)出现,三人的关系却随着气温的骤降变得危险而暧昧,而一具海上浮尸牵扯出的杀人案,一盘神秘磁带所揭露的犯罪真相,让谷溪在青春与成人的世界边缘反复游走,迅速成长。

  谈及创作灵感,梁鸣介绍说是诸多的新闻事件,以及他在东北老家听到的一些故事,包括边境的故事,以及海上渔民的故事等,触发了他的剧本灵感,“再加上我比较怀念自己少年时期的生活,也就是影片里呈现出来的2000年之前,互联网时代还没有兴起的时候,大家还是靠书信往来,我比较怀念那个时期的气息和味道。我觉得人们那时候更珍惜彼此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因为比较难,不像我们今天可以随意去跟任何人视频通话,去见面。那个时候大家珍惜每次在一起,视野也没有非常开阔,内心会涌现出很多纯净感。”

  《日光之下》剧本第一稿于2012年完成,随即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及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但是,影片线年,梁鸣成为第三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青葱计划中的五强导演。《日光之下》得到专业人士的帮助并找到投资,最终成为阿里影业扶植青年导演的“薪火计划”首部作品得以拍摄并上映。

  从剧本阶段到现今上映,已是八年时间,梁鸣表示《日光之下》不仅代表着他“从2012年写剧本到上映的八年时间”,还包含了“大学毕业至今的人生经历”。对他而言,“无论写小说、做音乐,还是拍电影,都是与世界对话,与自己对话的一种方式。”

  对于选择从女性视角讲述故事,梁鸣表示并非刻意,“一开始没想这么多,没有男性视角还是女性视角这个概念。其实我书写每一个角色的时候,都要进入那个角色,都要站在那个角色的角度去考虑他们的困惑、纠结、爱与恨。他们在我心里其实是同等重要的,只是恰好这个故事要放大谷溪的世界,所以压缩了别人的世界。”

  梁鸣说他开始只是非常自然地在书写故事,在创作剧本的漫长过程中,慢慢进入谷溪这个女孩角色时,才发现她对这个世界的渴望,以及对爱的渴望,“女性内心的那种柔弱、细腻、敏感,还有坚强以及坚韧的部分,让我觉得非常丰富。从小我的家庭也给予了我很多,让我关注并尊重女性,我觉得女人身上有种天然的对立,就是外表看起来很柔弱,但内心非常坚韧。其实东北男人大都比较大大咧咧,就像片中的谷亮,他们没有那么细腻,也不会思考得那么细微。”

  梁鸣笑说,若非要为他从女性视角展开故事找个理由,或许是与他自身性格有关:“确实我自己是个相对来说比较细腻的人,我从小想的事情就比较多,大家觉得我很注意一些细节,觉得我很会照顾朋友们。”

  梁鸣表示,在创作中,演员们帮了他很多,“星辰和佳佳她们对于谷溪和庆长的那种诠释,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和好点子。吕星辰恰好有一个哥哥,她不是独生女,所以她在第一次读到剧本的时候,就特别能感受到谷溪身上的纠结矛盾和那种劲儿。到后面剪辑的时候,我们作选择,让少女的视角更加极致,可以说,这种女性视角也是一点点演变到现在这种极致感。因为当时在拍摄中,我们也拍了很多方案,比如说他们小的时候,父辈的故事以及哥哥犯罪那条线,就是说有一些视角会跳脱出来,最终我们在剪辑的时候做了减法,删去了另外一些戏,更集中在这个少女身上。”

  《日光之下》主要是在黑龙江伊春和辽宁葫芦岛拍摄的,梁鸣说为了找到上世纪90年代末的感觉,他们跑了很多地方,“我们从北京开车去了葫芦岛、丹东、延吉、延边、通化,还有一些小城和村庄。看了非常多的地方之后,最终决定在我从小最熟悉的伊春拍摄,然后把海边的部分放在葫芦岛拍。随着城市进程的改造,90年代的很多东西遗留下来的越来越少,但运气比较好的是,在我的故乡还是能够找到一些没有被拆掉的、保护着的,甚至有正在居住着的这样的老房子。”

  为了还原那个时代,梁鸣找了很多老照片作参考,“我们拍摄时要避免穿帮,例如那些新的高台、电线杆,房子顶上的瓦。谷溪、谷亮的家,是我们改造的,原来有一个很小的房子,我们进行了扩建,打通了窗户,以便让夕阳能照射进来。而且它原来没有院子,所有的院子都是我们美术做的。在有限的成本当中,尽力去做到接近那个时代。”

  影片名为《日光之下》,梁鸣拍摄时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要去提前判断自然光的光线、方向:“东北的天光落得特别快,每天日照非常短,我们夜戏又少,大部分都是日戏,所以每天都在看着太阳,跟太阳、光线赛跑,要抢在它落下之前尽量把戏完成。在影片最后结尾部分,我有一些遗憾,因为已经没法操控天光了。我们基本上都是自然光,人造光线用得比较少。选场景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在看天光,比如教堂,我们会观察光线几点钟射进来,打在教堂这个墙上才好看,我们都是尽量完成这个真实感。我们都是在等天色,甚至在抢那个真实感。从小我们家的那种天空和光线,对于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我儿时的记忆是非常清透的,就是冬天也会有很暖和日照的那种感觉,我觉得这很重要。它也成为我还原那个时空,讲述往事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在后期也没有修正,就觉得所见即所得。因为它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就是要相信这个真实自然发生的东西,我觉得那也是契合这个电影的一个气质。所以我并没有刻意去说,冷暖如何交替,我要怎样怎样,其实是没有的。”

  除了每天跟太阳、光线赛跑,剧组还要和寒冷对抗,拍摄时平均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气温让大家都冻出了张力,梁鸣笑说:“这个冷对演员来说,还挺奇妙的,我观察天气的变化,以及演员之间的变化,渐渐发现在特别寒冷时,他们的情感反而有一些很特殊的张力在里面。”

  在这种极寒天气下,梁鸣也被刺激出不少新想法:“我们很多戏是边拍边改边调整的,因为每天看见演员的变化,天气的变化,我也在感受那个变化。我就会觉得有一些变化是会更好的,有一些必须要临时作调整。”

  梁鸣是中国传媒大学2002级表演专业毕业,演过《谁说大象不能跳舞》《柠檬岁月》《同居密友》等,还曾拍摄过娄烨的两部电影,遗憾的是戏份最终都被删掉了。而《日光之下》是梁鸣首次导演电影长片,“《日光之下》是我以前做演员的时候,内心憋着一股想表达的热情,再加上人生阅历也沉淀到了一定阶段。”

  后知后觉的是,梁鸣发现自己在执导《日光之下》时,从未因自己做过演员而给演员们作示范,“我觉得这个还挺有意思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示范),也许大家太信任对方了。我跟几位演员,我们彼此信任,他们之间也很有默契,我当时在监视器里所看到的,摄影机所捕捉到的,我都觉得是正确的。我经常会用一些词去点他们,比如我说有没有可能性,让这种情绪再多一点,我说这场戏你们应该要注意关系的递进,以及你在他的眼睛当中,你要捕捉到什么,我说你可能要再拿一点点不一样的,或者说你这个时候,不要露太多。我会经常这样去跟大家探讨,他们很容易理解我的意思,我觉得还是这次合作的演员好吧。”

  《日光之下》中几位年轻演员的演技大受称赞,梁鸣表示他所做的就是给了他们极大的表演空间,“我和摄影师、灯光师就是在旁边观察,静静地看他们是如何完成这场戏的调度的。我在觉得有哪些不妥当的地方,或者是我有更好的想法,我再去跟他们调整。电影是共同创作,我们整个团队主创在现场,大家都会就每一场戏有一些自己小小的建议。如果好的,我会立刻作出决定需不需要改变。所以那个时候,我们都会先以演员的表演为主,以演员自我感受为主,因为故事都是人与人之间发生的事,一般都是先有人才有事,我试图让演员们置身于真实的环境中,以真实的情感去表达当下想要表达的东西,我们也彼此信任,所以演员们在《日光之下》里贡献了强大的表演能力。”

  首次做导演,梁鸣表示给予演员的信任和自由度很重要,甚至对素人演员也是一样,“因为素人演员不知道我在干吗,不知道后面电影会经历过怎样剪辑,他们也没有表演经验,其实更多人是心里打问号的,所以这种信任感特别重要。你首先不能让他们有一种,你在利用我,拍个什么东西的感觉。”

  《日光之下》能够拍摄完成,梁鸣感谢“青葱计划”。梁鸣讲述说他的大学老师知道他一直在写一个剧本想找机会拍出来,就给他推荐了青葱计划,“但我感觉自己不是很符合要求,就没报名。因为我没有过往作品,也没拍过广告。后来我一个导演朋友,当时在筹备一个电影,我去给他演一个角色,我们在筹备期间,有一天我在剧组办公室,我们要开会了,我看他在弄电脑,我说你干吗呢?他说报青葱计划呢。他说你不报吗?我说我感觉好像选不上吧。他说今天最后一天截止了,赶紧报了吧,你那剧本都是现成的,不复杂,就填填表什么的,我说那就报了吧,就在截止这天报了。后来就有幸被选中了。”

  作为第三届青葱计划五强导演,梁鸣在导演训练营阶段便经过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以及耐安、黄石、李睿珺、蔡尚君四位资深导师在剧本工坊环节的指导,在剧本创作与拍摄方法等方面给予了梁鸣多方面的帮助。梁鸣庆幸自己在青葱计划得到了如此多的业内人士的支持和鼓励。

  最终在2018年10月,《日光之下》作为阿里影业扶植青年导演的“薪火计划”首部作品开机。梁鸣说:“我是第三届青葱计划的五强,2018年拿到了国家电影局的专项扶植基金,我们五强导演每人都是100万用于电影拍摄。由于阿里和青葱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很自然就达成合作,阿里特别尊重创作,没有干涉我选演员,我用什么主创团队,他们不会干涉,包括在后期剪辑阶段,他们会提出意见,但是会说导演你来作决定,这个对我们年轻导演来说非常难得和珍贵。”

  2019年《日光之下》首次亮相,即获得2019平遥国际电影展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荣誉和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奖,梁鸣领奖时激动地说,“我当演员的时候,一直梦想走一次红毯,没想到这次用另一种方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有人问我是写剧本时孤独,还是当演员接不到戏时孤独。我说还是当演员接不到戏孤独,因为写剧本时,能感到剧中谷溪、谷亮、庆长、东子一直陪伴着我,他们陪了我六年。”《日光之下》女主角吕星辰上台拥抱梁鸣时说:“热爱电影的人,不会被电影抛弃。”

  所以,梁鸣鼓励年轻的同行要勇敢、要坚持,“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挺好的、鼓励人的例子,这六年我没有放弃这个剧本,才有机会拍出来。同时最好多发展几个剧本项目,时刻为机会准备着。”

  谈及未来,梁鸣说不想把自己框住,“我不会因为拍出了自己的处女作,以后就当导演,就再也不演戏了,就没有演员这个身份了,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梁鸣说自己爱电影,他可以做演员,做剧本创作,做导演,甚至做制片人,“我觉得自己只要对电影有热情,是可以有很多身份在这个里面共同前进的。我觉得这些年给年轻导演的机会更多了,这个市场更友好了。”

本文由:im体育 - im体育平台 提供